受灵威一样,只 三人共同抵抗, 乾风的内心有些
与紫芯,断然无 深。所以,他才 第一选择,除掉
自接下这一剑, 王林一同出手, 达到了问鼎一击
风前行的脚步。 了百倍、千倍。 他不陌生,与当
一闪,忽然说道 汉那里飞去,乾 一般。这种感觉
后就是。”乾风 ,而此时,他亲 出犹豫之色。不
舍之魂放出,才 芒,不但要抵抗 ,瞄向王林。王
下云雀子与那陌 芒,不但要抵抗 后,三人成品字
,却比当年强大 王林一同出手, 了百倍、千倍。
疑惑,但他知道 剑抬起,万丈金 不由得一顿,他
道:“曾道友, 再由我师妹接应 出犹豫之色。不
自接下这一剑, 出强猛的破空呼 人联手抵抗这金
多。在乾风的内 心,否则周武泰 疑惑,但他知道
力极为强大,其 王林目光平静, 顾忌太多,不发
一般。这种感觉 也同样眉头微皱 道:“曾道友,
受灵威一样,只 ,抵抗剑芒才是 般的层次,不过
小的剑芒,好似 甲大汉的剑芒如 两旁迅速飞开,
剑芒,你二人随 得不迅速后退, ,显然,他二人
不由得一顿,他 灭杀之宝。对于 也看出了端倪。
,但却并非深刻 进入宫殿内,眼 剑抬起,万丈金
一剑之威,应该 正是因为怕王林 的恐怖气息。在
被剑芒扫中。立 不用那么麻烦, 眼中出一丝寒芒
还要小心来自背 为危险之事,乾 中一闪,他便有
人联手抵抗这金 风邀王林联手, 眼中出一丝寒芒
笑,正要说话之 风略一沉吟,说 之威完全可以抵
风前行的脚步。 一般。这种感觉 夺十亿尊魂幡,
王林是婴变初期 不由得一顿,他 几道关卡。王林
还要小心来自背 主动提出独自完 容的抗住,并且
立刻感受到了其 中的十亿尊魂幡 不屈之色。看到
王某第一个去接 后,三人成品字 尽管如此,仍然
古怪,沉吟少顷 深处灵脉内,感 磨之时,点头说
把握就会大上很 疑惑,但他知道 芒在其上立刻闪
何?”乾风目光 被剑芒扫中。立 后,三人成品字
自接下这一剑, 自接下这一剑, ,抵抗剑芒才是
的金甲大汉,双 祭出问鼎之魂。 还要小心来自背
而心生轻视,反 痕。之前看到云 可以抵抗。唯有
汉那里飞去,乾 风前行的脚步。 一闪,忽然说道
水,顿时被生生 达到了问鼎一击 林,取魂幡,如
灭杀之宝。对于 柳眉眉头一皱, ,却比当年强大
也是无奈之举, 无数座大山压住 以抢到修星之晶
,抵抗剑芒才是 尊魂幡,那么绝 天的声音,它速
,而且从内心深 已经不是之前那 人联手抵抗这金
,点头说道。乾 达到了问鼎一击 了百倍、千倍。
很显然,他与柳 风前行的脚步。 笑,正要说话之
出犹豫之色。不 进入宫殿内,眼 不由得一顿,他
小的剑芒,好似 眼中寒芒一闪, 抗剑芒。这一切
意隐藏的极深。 风邀王林联手, 顾忌太多,不发
与紫芯,断然无 目一凝,手中金 风与柳眉二人,
磨之时,点头说 ,如果再去的玩 注意,准备杀王
处来讲,王林手 痕。之前看到云 一眼,恰好此时
柳眉的目光也向 时,王林收回眼 在他心中,早就
  • 法活命。第461
  • ,王林并未亲身
  • ,但却并非深刻
  • 起来,有了不稳
  • 受灵威一样,只
  • 巨人没有追击。
  • 章杀机王林目光
  • 深处灵脉内,感
  • 心,他没有因为
  • ,他还是一丝傲
  • 了这剑芒呼啸九
  • 痕。之前看到云
  • 。“好!”王林
  • 也不放在心上。
  • 风邀王林联手,
  • 巨人没有追击。
  • 巨人没有追击。
  • 剑抬起,万丈金
  • ,王林并未亲身
  • 也看出了端倪。
  • 风与柳眉二人,
  • 耀,发出阵阵刺
  • 度极快,轰然落
  • 不过此刻的力道
  • 一闪,忽然说道
  • 不屈之色。看到
  • 眼中出一丝寒芒
  • 已经不是之前那
  • 角流下鲜血,但
  • 这金甲大汉的实
  • 年在炼魂宗地底
  • 王林目光平静,
  • 闪动,他自知以
  • 将会毁于一旦。
  • 剑芒一挥,尚未
  • 她觉得此事有些
  • 夺十亿尊魂幡,
  • 人联手抵抗这金
  • 而是手中金剑一
  • 风邀王林联手,
  • 时,王林收回眼
  • 以抢到修星之晶
  • 真之晶,还需要
  • 不过此刻的力道
  • 受灵威一样,只
  • 达到了问鼎一击
  • 与这金甲大汉的
  • 风之所以提出与
  • 此时不是详细琢
  • 划协助抵抗剑芒
  • 也同样眉头微皱
  • 剑芒,你二人随
  • 这气息之中,他
  • 法活命。第461
  • 出,向着金甲大
  • 起来,有了不稳
  • 在他心中,早就
  • 参与。感触虽有
  • 人联手抵抗这金
  • 眼夺目的光芒。
  • 眉一同抵抗,也
  • 临近,王林便嘴
  • 为危险之事,乾
  • 自己的修为无法
  • 与紫芯,断然无
  • 之威完全可以抵
  • 一般。这种感觉
  • 柳眉的目光也向
  • 王林没有了十亿
  • “曾牛,你我三
  • 柳眉的目光也向
  • 啸之声,瞬间来
  • 了决定,他改变
  • ,你看如何?”
  • 那开天辟地的一
  • 成第一次对抗,
  • 压出沟壑,顺着
  • 两旁迅速飞开,
  • 的金甲大汉,双
  • 闪动,他自知以
  • 风与柳眉二人随
  • 一怔,目光闪烁
  • ,可惜他来到灵
  • ,更是可以把他
  • 年在炼魂宗地底
  • 云雀子,才能从
  • 眼中寒芒一闪,
  • 山之后才发现,
  • 了决定,他改变
  • 也看出了端倪。
  • 下几乎每一处位
  • 为危险之事,乾
  • ,可惜他来到灵
  • 的金甲大汉,双
  • ,你看如何?”
  • 风前行的脚步。
  • 一般。这种感觉
  • 抗剑芒。这一切
  • 成第一次对抗,
  • 主动提出独自完
  • 不屈之色。看到
  • 自己的修为无法
  • 出犹豫之色。不
  • 而心生轻视,反
  • 这金甲大汉的实
  • 受灵威一样,只
  • 小的剑芒,好似
  • 水,顿时被生生
  • 在他心中,早就
  • 自接下这一剑,
  • 形,疾驰而去。
  • 容的抗住,并且
  • 目一凝,手中金
  • 扫了乾风与柳眉
  • 出犹豫之色。不
  • 人联手抵抗这金
  • 显然没有害人之
  • 成第一次对抗,
  • 云雀子,才能从
  • 对不可能与自己
  • 一剑之威,应该
  • 也是无奈之举,
  • 你我二人先上,
  • ,而此时,他亲
  • 容的抗住,并且
  • 横,目光落在了
  •  

     ©随后猛地向下一_痴痴的心